中国中铁四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

27

2019-11

【铁道建设报】采撷山里红

新闻来源:铁道建设报浏览次数:日期:2019-11-27

■散文/○方太平

山楂,在我的老家皖南统称为山里红。每年九十月份,山里红渐渐红了,红得自然,红得炫目,犹如中铁蓝、党建红一样专属的本色。儿时,我们小伙伴都喜欢山里红,常将其采摘下来,用线串成串,像佛珠挂坠,但比佛珠挂链更受青睐。见面时,同伴们都俏皮地作个拜佛状,或转动“佛珠”作念佛、持咒、诵经模样,可爱极了!

记得初三那年的一个周末,乡邻约母亲进大山采摘山里红,母亲带上我,还有另两对夫妇,三家六人就这么上山了。不巧的是,那天的太阳很毒,外加灌木林受太阳烤晒后的熏气,热得不行,还未到山脊我就中暑了。母亲见我呼吸急促、脸色煞白的样子,着急地直跺脚,不停地自责着。她快速找了块平地,先用茅草铺好“床”,然后将我放在上面,又折弯树叶为我遮荫,还拿来草帽当扇子,不停地给我扇风。休息了好一会儿,我才渐渐恢复元气。起身,与他们继续往山里走,走到一块山里红树较为密集的地方,爬上树,把又红又大的山里红统统装进口袋里,一会儿便收集了近40斤的“战利品”。

晚上,一家人围在一起,将山里红一一穿成串,母亲则在第二天拿到集市上去卖,兑换成钱作为日常用度。偶尔卖出个好价钱,母亲高兴,会额外给我买两个爱吃的腌菜豆干陷包子,那包子啊,热乎乎、香喷喷,味道好极了!

此后经年,当我长大,随着工程队伍远离家乡,但是与母亲一起采摘山里红的日子,我从来没有忘记过。

那是一个筑路人,最难忘的童年记忆啊!

十九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