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中铁四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

23

2019-07

尤记那一曲

新闻来源:机械设备租赁中心浏览次数:日期:2019-07-23

    哪怕过去了十年,有一个笑容依然在我的眼前浮现。
    那一年雪下的特别大,我和燕子转了好几趟公交车才到了她的家。站台下,一个瘦瘦高高的女孩子努力的跟我们挥着手。她叫莉莉,是我们宿舍的大姐姐。
     “你家太远了吧”我和燕搓着手抱怨道。她笑着没说话,很小心的从我手里接过琴盒紧紧的抱在怀里。我们一路七嘴八舌的勾勒着她的家,根据这周围的环境一定是田间、小溪、水车、小楼。她依旧只是看着我们笑着不说话。
     不知道走到多久,终于在一排红砖堆砌的被废旧了的派出所门前见到了莉莉的妈妈。那是一个身材矮小瘦弱的女人,她前后踱着步,笑容已经将她的眼睛挤成了一条线。还未等我们打招呼,她便一把将我们拉进了屋。一张床和一个柜子让原本就空荡的房间显得更加冷清。一把破旧的胡琴挂在床的边上。我和燕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莉莉很不好意思的说:“抱歉,没有跟你们说实话,我家简陋了点,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因为出勤去世了,派出所搬迁后,他们就让我们暂时住在这里。我爸身前就特别喜欢拉胡琴。去世后我妈妈再没听过了,我想让她开心些,所以我就央求你来帮个忙。”
     莉莉安静的给我们泡了热水就抱着一个大木盆出去了,我和燕跟了上去,远远的看见她蹲在水池边吃力的用锤棒浆洗着衣服。此时水面上已经结了一层浮冰。莉莉的手冻的通红,我们商量着回去给她拿些热水来,在路上,我们看见了她的妈妈,那个矮小瘦弱的女人弯着腰用扁担一前一后扛着两桶水,水来来回回的摇晃着,却并没有洒出来。她走的很快,很着急的样子。“阿姨,我们来帮你吧。”她看到我们很吃惊,一只手拦着不让我靠近一边说“你的手是练琴的,不要碰这些重活。天冷水太凉了,我去打点热水给你们。”
      吃过饭,莉莉小声的问我,能不能拉一段二胡?我爽快的答应了,一曲《良宵》作罢,我的周围已经聚拢了很多的邻居。我很不自然的准备收琴了,没想到莉莉的母亲追问道,“能不能再拉一段《秦腔》?”我不太情愿的说:“阿姨,我太冷了,手指都伸不开。”话还没有说完,双手已经被一双有力的手紧紧的握住,并且直接伸到了温热的肚子上“暖和些了吗?”
      一股热流顺着我的手指快速的传到了心脏,内疚一下占据了骄傲的舞台。我慌乱的把手从阿姨的肚子上抽了出来。使劲的来回搓揉着。那卑微的骄傲此刻正在一点一点暗淡下去,“快点,快点暖和起来”我努力地用给手呵气来逃避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神,刚才的哪一首敷衍让此刻的我变得十分可笑。
      当我再次拿起琴,莉莉的眼里又出现了星星的光芒,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此刻,我仿佛听到了二胡想对我说的话,那两根交织缠绕的弦,在轻轻的抚平着我的焦躁,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,它不在只是简简单单的音符,它划过了水塘,绕过了树枝,顺着烟冲回荡在雪地。
      我终于知道妈妈的坚持,音乐是乐者的心,你指尖流淌的音符,不仅仅感染者自己,也温暖着她人。(张新)
十九大